必须加大针对未成年人性犯罪的预防和打击力度

2019-07-07 01:31

7月3日,部分媒体和网络姗姗来迟地曝光了新城集团暨上市公司新城控股负责人王某某涉嫌猥亵女童的案情,随后这些媒体、网络曝光在“看不见的手”作用下,出现了戏剧性的反复,引发上至中央级媒体、下至普通民众的普遍关注和热烈议论。

除了对舆情反复的“吐槽”,人们普遍担心的问题是两个:一是惟恐处罚力度不够,无法令针对未成年人性犯罪者付出应有的代价,并以儆效尤者;二是对目前有关部门对针对未成年人性犯罪认识不足,令许多本可预防的犯罪企图得售其奸。

几乎于此同时,《太阳报》报道了美国37岁男子米德基夫(Randall Keith Midkiff)被法院判处30年监禁的案例。米德基夫并未真正实施“肉体”性侵,而只是先后向两个家庭的成年监护人发出了性侵其未成年人女儿的明确要求,就被依当地刑法,以“对未成年人进行明确性侵威胁”的理由顶格判决,司法专家指出,即便他未来获释,也很可能被终身要求与未成年人保持安全距离,并接受监视居住。

工业化国家也曾经历过针对未成年人性犯罪泛滥的阶段,为此法律一再修改,如今不论大陆或海洋法系,普遍加大了针对未成年人性犯罪者的防范和打击力度,包括“加大刑罚力度”、“顶格判罚”、“威胁即犯罪”(米德基夫就没有真的去“动手”,但一再发出明确要求和威胁就被重判)和“主动介入”(针对未成年人性犯罪往往发生在熟人甚至亲人间,许多未成年人缺乏自我保护的意识及能力)。此外,工业化国家执法机构非常重视这类犯罪的苗头,一旦发现可能危及未成年人的迹象就往往提前介入保护,这也减少了许多犯罪机会。加拿大司法体系素来以效率低下、处罚力度不足受人诟病,唯独打击针对儿童性犯罪和色情暴力十分积极有效,曾仅凭一张扭曲的网络发图还原,将制作儿童色情作品的犯罪分子从远在泰国的藏匿地抓捕引渡回国。

反观中国,《刑法》虽一再修改,但在打击针对未成年人性犯罪方面仍存在许多不足,以新城案为例,如果最终起诉罪名是“猥亵未成年人”,根据刑法第四章第237条“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猥亵儿童的……从重处罚”,即便得以起诉且罪名成立,又能“从重”到哪里?然则明明远较米德基夫严重得多的罪行,最终即便“顶格”也得不到和米德基夫相近的处罚,且嫌疑人刑满后也没有相应措施制约他再把魔爪伸向更多未成年人。更危险的,是现实中许多基层执法机构对针对儿童的性犯罪萌芽、征候和企图警惕性不高,重视程度不够,这无疑加大了未成年人的安全风险。

必须从法律规则上加大对针对未成年人性犯罪的预防和打击力度,为中国的未成年人撑起坚固的安全保护伞。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